护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南京古城门复建引争议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7:06:34 阅读: 来源:护手厂家

4月17日8时,南京,龙蟠路太平门附近显得异常热闹:一辆接一辆的车被堵在这里,不少市民在公交上观望良久之后,选择下车走着绕过此段再乘公交。而在不远处,一座钢筋搭起的三拱“城门通道”已经初见雏形。这是南京太平门复建现场。1958年,600多岁的太平门被拆除,半个世纪之后,“太平门”又回到人们的视野中,却从当初的单券变成三拱。

这只是南京古城墙城门当代“建设”史上的一瞥。从2001年南京启动明城墙修缮以及风光带建设以来,据统计,古城墙沿线修建的城门有8座之多,其中复建的有3座,新建的有5座。

大肆复建不可取

4月的太平门附近,太平花园和龙脖子段城墙之间的道路上,已经搭起了10多米的基架,不少工人正在忙碌着。复建的太平门已经初见雏形。

太平门是明代南京的13座城门之一。据《南京城墙志》记载,太平门在1368年基本定型。明初的太平门单劵,体量庞大,城头垒砌31座砌垛口,城门上设有城楼。1911年,城楼在战火中被炸毁。上世纪50年代,太平门被拆除,原址被开辟为龙蟠路。

新的太平门抛弃了单劵门的外观,变成“三孔门”。中间的主门洞设4股车道,两旁的门洞各设2股车道。在门洞旁还将修建非机动车道和人行道。复建后,出城5股车道,进城3股车道。据南京市玄武区住建局相关人士介绍,城门的主体结构完成后,外表会贴上古香古色的城墙砖。“为实现与东侧老城墙的无缝对接,城墙砖由文物部门专门审定的城墙砖生产商生产,其外形完全可以以假乱真。”

在此之前,南京已经相继复建、新建了8座城门。2006年3月,仪凤门复建完成;2007年底,武定门复建完工;2008年,中华门两侧多了两个“后辈”——中华门东门、西门;此后,察哈尔路西沿新开了华严岗门;通地铁一号线新建了长干门;2009年,雨花门、标营门也先后建设完成。

“毫无疑问,文物的历史原貌将会受到影响,一些历史信息也会遭到破坏。”广州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汤国华说。

“封建时代,由于战火等原因导致城门毁坏,出于防御的功能性需求,重建城门是合理的,然而,现在古城墙作为文化遗产,应该进行原状保护。”汤国华表示,如果城墙基本是完整的,比如西安、平遥的城墙,出于完整性考虑,复建其中缺失的一段城墙或者城门,是合理的。然而,如果城墙缺失较多,为某种目的大量复建,就缺乏合理性。“以北京为例,北京中轴线目前依然很清晰,其中的标志性建筑大多都在,为了中轴线的完整性,复建安定门,是合理的,但是如果北京要复建城墙,我就反对。”他说。

复建的城门都未经过审批

南京1982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南京城墙是朱明王朝定都南京时修建的都城城墙,始建于元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完成于明洪武十九年(1386年),是我国乃至世界上保存至今最大的一座古代城垣。1982年被国务院列入第三批全国重点文保单位名单。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十八条规定:在文保单位的建设控制地带内进行建设工程,工程设计方案应当根据文保单位的级别,经相应的文物行政部门同意后,报城乡建设规划部门批准。第二十二条规定:不可移动文物已全部毁坏,因特殊情况,全国重点文保单位需要在原址重建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报国务院批准。

南京古城墙为全国重点文保单位,在古城墙建设控制地带范围内进行建设活动,按照文物保护法相关规定,应经过国家文物局同意。对此,记者联系了太平门所在地玄武区建设局,了解建设方案有无报批。该局相关人员表示,此事目前归南京市文广新局负责。随后记者联系了南京市文广新局,然而,截至记者发稿时,未得到相关回复。

4月18日,针对南京复建城门一事,国家文物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南京目前复建的城门都没有上报过,也未经过国家文物局审批。此前针对太平门重复建设,国家文物局督查司已经通过江苏省文物局要求南京市上报情况,但是目前仍未接收到相关申请。

“这是明目张胆的违法破坏文物的行为。”一位长期致力于文化遗产保护的人士说,我们国家文化遗产保护的法律体系已经比较完善,对于文保单位、历史建筑、历史街区等的保护都有相对应的法律法规,关键是相关政府有法不依。“这再次暴露了文物部门在文保事件中的弱势地位。”他说。

发展旅游要有度

关于太平门复建的原因,南京市玄武区住建局总工程师王继宁表示,目的是打通从神策门到中山门的城墙旅游线,凸显南京“山水城林”的风貌和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

记者发现,其他8座城门的建设,背后都有发展旅游的影子。仪凤门复建完成后,串起下关境内5公里长的明城墙,将狮子山、绣球公园、小桃园3个城北景区连成一片。武定门的复建完工,将长乐路南北两侧的明城墙连成了一体。南京城门中唯一的铁路门雨花门的重建,让东水关段和中华门段城墙重新连成一体。在由南京市规划局组织编制、东南大学担纲设计的《南京城墙沿线城市设计》中,记者看到,这些城门建设完成后,城墙的坍塌、豁口处将被填补起来,古城墙将连成一个整体。

“遗产保护和旅游发展其实应该是一致的。文化遗产中包含着很多历史、故事,本身具有知识性,而人们又有了解它的需求。”汤国华说,关键是要把握好利用的度,在不损害文物价值的前提下进行。

今年8月,第二届夏季青年奥运会将在南京举行。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张松认为,城墙风光带的打造,有为青奥会做形象工程之嫌。“首先这是没有必要的,其次,如此仓促的复建、新建,没有时间做研究、论证,只能是粗制滥造一堆假古董。”他说。

复建背景下明城墙的申遗之问

2006年,国家文物局公布了《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南京、西安与辽宁兴城联合申报的“中国明清城墙”位列其中。2012年11月,《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进行了更新,“中国明清城墙”依然在列。今年2月27日,南京市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会议,就将“南京明城墙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作为首要任务。

而在2012年8月国家文物局印发的《世界文化遗产申报工作规程(试行)》中,对申报项目的真实性、完整性提出了一系列明确要求。比如,围绕申报开展的保护、展示、监测和环境整治等工作,要按照“不改变文物原状”原则,最小干预,确保文化遗产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展示利用的可持续性;一般不支持、不提倡复建历史上已毁损无存的文物古迹……

“无论是国家文物局的推选环节,还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考评环节,衡量遗产地的申遗标准主要有两点:遗产本体是否具备世界性价值;保护的原真性以及相关保护机构、法规等是否完善。”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中国明清城墙”申遗文本的编纂负责人贺云翱表示,要保证明城墙的原真性,应尽快划定申报世界遗产所必需的遗产区和缓冲区。“历史上已经被拆毁的城墙、城门,只要地下遗址还在,可以做成遗址展示,不用重建或复建。”他说。

贺云翱举例说,明孝陵申遗时,包括东、西配殿在内的大量建筑都已被毁坏了,但当时并没有复建这些建筑,而是通过考古发掘和遗址保护展示出来,并在申报材料中进行了详细说明,最后成功申遗。

烤漆光排管货源

面具价格

380伏沙浆泵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