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手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从暴裂无声看中国的新独立电影运动

发布时间:2020-12-25 17:17:35 阅读: 来源:护手厂家

在过去的一年多里,我们关注到中国电影出现的年轻导演和新型作品。从现实主义、犯罪类型、故乡题材,到新的电影公司和影展创投,我们一直试图总结和提炼新一批中国电影人的特点与未来。

直到我们读到北京大学李洋教授所著的《中国的新独立电影时代到了》,才有机会将一直所采访报道的中国电影的增量变化总结为“新独立电影”。

在李洋教授看来,新一代的中国独立电影创作者已经找到了自己观察中国现实社会的方式。相对于中国之前所存在的独立电影,这些年轻的电影创作者“对情感和社会深度的探求转移到私人化的经验的把握和应对上,在自我、市场和体制之间寻找平衡点”。

正在清明节档期上映的《暴裂无声》和这部电影的的导演忻钰坤,便具有上述“新独立电影”的主要特点。2015年,忻钰坤的处女作《心迷宫》在饱受赞誉的同时,也被一些电影评论人士视为中国新独立电影运动的某个起点。

如此的评价构成了对忻钰坤的巨大压力和认知背景。但是,忻钰坤自己并不这么认为,“因为成本很低,大家天然地会忽略它的问题”。于是,在第二部电影创作能够获得更大的制片成本之后,忻钰坤要追求更有层次的电影感,证明实力。

电影《暴裂无声》剧照

在《暴裂无声》里,忻钰坤选择了一种不安全的、实验性的作法。男主角张保民被“写”成哑巴,放弃台词呈现人物性格以及释放剧情,饰演者宋洋只能用肢体动作传递信息和情感。姜武所饰演的矿厂老板,看上去较为浮夸,但有着极强的中国现实映照。

在影片结尾处的那一处超现实段落,忻钰坤称之为打破模式“重建观众与电影的互动”。

《暴裂无声》制片人高一天称之为“极致的风格化”——人物、音乐、叙事结构都是忻钰坤式的。另外,地方矿产乱象背景上的阶层对立、人性的复杂度是这部影片所追求的表达,这构成了一部有着足够明显特征的新独立电影。

在这个四月天,《暴裂无声》并不是一个孤例。同期上映的《清水里的刀子》、原计划同一天上映的《中邪》,4月20日上映的《米花之味》,它们都可以归类为新独立电影。

这样的电影集中出现并非巧合,而是存在一个线性的努力过程。在作品意义上,整个列表包括了从2015年的《心迷宫》开始,再到《路边野餐》、《塔洛》、《八月》、《大护法》、《老兽》、《嘉年华》等连续公开上映和在各大影展获奖的电影。

电影《路边野餐》剧照

在中国社会日渐陷入“失语”和“纷乱”的处境时,这一系列的努力渐渐构成了中国新独立电影与中国本土电影观众的认知契约。

更重要的是,不同于三十年前的那次独立电影浪潮,这一批中国电影它们洗去了激烈的反抗与反叛,遵循中国电影管理方式。在中国观众品味升级和多样性的要求下,新独立电影在“缺少性格”的国产电影市场中造就了更多浪花、吸引更多注意力,促使创投资本和电影公司开始趋近这类创作。

新独立电影的外延或许可以更加丰富。相对于传统独立电影多以现实主义剧情片和纪录片为主流,新独立电影开始尝试在超越类型之上建构作者表达。超越既有的类型片定义,这些作品所具有的人文主义、反思精神和故土意识,让自己在票房快速增长的中国商业片市场中有能力呈现出图景般的作品群像。

在每一个成熟的电影市场中,都不断有创作力旺盛的年轻导演推动和实现电影审美和电影精神的更新与进步,我们称之为“电影运动”。已经有乐观者表示,我们这个系列报道中所关注的这一批年轻中国电影人,“在这个浪潮中提供了创造力”。

不过,他们成长所付出的代价和所遭遇的困境也同样明显,如同前行者一样,主流视角下,这类电影的表达难免同样具有危险性。与商业的难舍难分,也使得能否在市场层面取得标志性成功,成为摆在中国新独立电影运动面前的现实问题。

《老兽》导演周子阳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写道,“非凡的四月,中国影史并不曾发生过。”

2008年,周子阳回到家乡内蒙古鄂尔多斯,这座城市正在被狂飙着的资源经济和地产价格烘托得“如日中天”。但在这个盛景的另外一面,却存在各种社会、家庭、人性的极端问题。

“没钱的人在当地是没有任何尊严可言,包括我很好的朋友之间,有钱的人喝醉了之后开始骂对方,抽对方耳光。”在《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的采访中,周子扬如此回忆10年前的故乡往事。

这样的生活图景更是直接刺激了周子阳的创作欲——在鄂尔多斯,他听到最震惊的一则故事是,由于家庭经济纠纷,孩子们将自己的父亲绑架了。

“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关系原本存在于两代人之间,听了这个之后,我觉得最亲密的关系也被撕裂了。”周子阳说道。

在家乡的那段时间里,周子阳找不到与老同学们的交流方式,只能帮着暴富的他们在打牌时端茶递水。这样的牌局往往要进行到第二天凌晨四、五点,周子阳要睡到下午三点多才能爬起床,实际上这已经成为了当地年轻人的生活日常。

在神魂颠倒的白昼之间,周子阳在朋友家无意看到这样平常一幕:楼下小孩打着哈欠,老人在旁边走来走去,一个年轻人骑着自行车而过。“我一下子感受到了生命的短暂,那种苍凉、苍生如雀的那种感觉。”

周子阳在那一刻突然留下了眼泪,哭得稀里哗啦——这场哭泣成为《老兽》创作的起点,故乡为他提供了素材和动力。

电影《老兽》剧照

在电影创作中,始终存在着一个典型的思路,导演往往爱将个人成长体验最深刻的内容作为处女作的表达基础。在中国社会分级和人口流动加剧的过程中,这一批中国年轻导演的自我故乡和成长经历都具有某种“当代性”。

忻钰坤和周子阳同为内蒙古人,他们分别在自己的作品中“植入”了对家乡的思考与观察。在《暴裂无声》中,蒙字头的车牌、荒凉的黄土高原和野蛮原始的矿区生活,也在不断提醒着故事的发生地。

治疗肾炎专科医院电话

上海眼科医院配镜中心

深圳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连专业治疗银屑病的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