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手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纯然的内省世界

发布时间:2020-06-22 12:16:00 阅读: 来源:护手厂家

纯然的内省世界

——读徐南鹏《大地明亮》有感

青年诗人徐南鹏的作品是一个纯然的内省世界,是一种以直觉的方式,对当下生存感念的抒唱,是诗人社会责任感自觉的醒悟。正是在这样的精神通道上,诗人得以自由飞翔思考和观察。常可以看到,他以一个“平庸而渺小”(“我死了,世界并不因此缺失什么”《我死了,不值得悲伤》)的我,以一个干净、简练、朴素的歌者身份,以一步一个脚印的严肃精神,不断在反思中去粗存精、求得纯然,求得至真至美的生命境界,把朴素的人生态度动人地写出来,令人别有深深回味的余韵。

诗人这种创作的内驱力是异常安静和舒缓的。他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而“打进去”“打出去”莫不是诗人真诚勤奋、一丝不苟的艺术态度,执拗不变地描绘着普通生活场景,并用数十年诗写的时间不断挖掘其不同的意蕴,“语不惊人死不休”(杜莆句),确乎臻至了一种历史的高度,达到生命自我“澄亮”境界。

他在《故乡》中礼赞个体生活的秩序,在《高原》中咏唱生命的长调,在《洪水,一九九八》中激动于庄严宏大的人类场面,但他有时候又无奈于“人”《内心》做为个体的无力、“人”的存在《花园》“无常”虚脱的迷茫。正因如此,诗人用他纯然的内省世界,拨开一条生命的河,为一望无际的大地引渡一片清透的春天。

对于这些事物的认识,他总能从直觉到理性,由思辨到感知,反复求索,洞见幽微。从公共汽车上前排一位年轻姑娘的一根白发,诗人写到,“一根桀骜不驯的白发/从黑发的重重包围中挺身而出//姑娘专注地看着车外/呼啸而过透明的秋日阳光”(少年华发);从一位清洁工的劳动诗人发出感喟,“季节在这条街上走过/改变了一些风景却从来/没有改变过劳动”(《清洁工》);从一杯《茶》里诗人引发了思考,“这里泡着的是一个中国/一座中国的山山水水/五千年的坎坎坷坷”。真知灼见,绝不随波逐流,理智而又富于激情,敏感而又深沉执着——在诗人的笔下,这一切又得以重现。

作为诗人,作为诗人的内心世界,难免不被这样一种集体化的人类声音所呼唤,难免不被再现现场与自我对立的生存环境矛盾的冲突所呐喊,进而在心灵深处余响震颤。

“我看着天上的一颗星/又一颗星,仿佛是山坡上滚落的巨石/砸在结冰的湖面上。有谁能像那湖水/不叫,不喊,默默地承受。”(《夜》)

这是一种来自于一颗艺术心灵的深沉思索与其手眼的精微配合的震撼,这是一种来自于一个人诗歌修养内视与沉淀的震撼。一方面,徐南鹏诗歌语言的特性被他运用的近乎淋漓尽致,可以说,他是一位干净、朴素、纯洁语言的诗人,他努力在中国传统诗歌文化特别是民间艺术中汲取营养,从而化解在他那多思的颖语和灵气诗歌写作之中,使他的诗扎实而又硬朗,活力而又干脆。

“其实,我从未离开/是时间,经历了春夏秋冬/没有人看见石头的走动/是我的感受/触及了快乐的身体/痛苦 以及加大的忧伤”(《从未离开》)

另一方面,徐南鹏非常善于把握生活的细节,善于从一草一木,一言一行,一物一什之中挖掘出新意,在一切内容和形式中,渐次回归于内心感受的和谐变奏。《一场雨》、《奶奶》、《泥水匠》等,这些都有如一种交响乐般的节奏的韵律,里边的一个个人物仿佛那五线谱上跳跃的音符,他们有机或无机合奏着一曲曲悲动的主题乐章。诗人用后现代主义手法弹拨着人类的生活,弹拨着浓郁生存困境的无奈。作者在《房子倒了》表达他的无奈与失望;在《被拦截的和平鸽》痛诉着人类文明在面对战争时的丑恶无序,在作者沉重翅膀下我们看到他心灵的骚动和渴望澄澈照视心灵方向的星光。

“风猛烈地吹拂着/大地微微倾斜/我涉过河流/看见星光”(《方向》)

为诗,先为人!作为诗人的徐南鹏,同时也正是这样一位善良、正直、勤劳、热诚的普普通通的人,他始终关切祖国,民族,人民的疾苦忧欢,他不厌其烦地述说着:他对人类生存浓郁感怀;他对生命生存的良知感念;他对社会生存同调和变调的醒悟……使他对生命充满着深刻感喟与纯净升华。

在笔者看来,诗人的高明就正是在于他的外视与内省矛盾的争夺,最后呈现出了安静祥和。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徐南鹏的诗歌成就突出体现在他那纯然内省的世界对人类生存浓郁的感怀。

就其艺术主题而言,读者们自会见仁见智,不过有一点毋庸置疑:徐南鹏诗歌艺术非常重视人类生存群体关系,关注天下苍生,凝注世界万物,纯然内省,把握生命状态下人类的精神走向。

广州养老院排名

紫砂壶价格

碰碰船厂家

相关阅读